同志小说 我爱上了妈妈的男司机(上)

作者:福建同志-访问量:-发表时间:2017-11-3

(一)“杨宸,快点起床了,你是不是乘11点钟的飞机,我让亦雄送你去机场”,母亲喊着我名字!“起来了,才8点钟,来得及,妈,那你坐什么车去上班啊”“我打车去上班,你快点准备一下,亦雄已经在楼下了等你了”“你让他上楼啊,我没那么快,还得洗个澡。”今晚我们乐团在澳门演出,团里昨天已经到澳门了,所以我必须在晚上8点钟达到澳门。洗完澡出来,我看见李亦雄坐在客厅看报纸,他看见从浴室走出来,跟我打了声招呼。李亦雄是母亲的同事,也是单位给母亲配的司机,我认识他1年多了,从2年前,母亲当了局长之后,他就一直是母亲的私人司机,母亲特别喜欢他,在母亲眼里,李亦雄是个好孩子。“妈,我走了,回来,我跟团里一起,不用去机场接了”我喊着在卫生间化妆的母亲。“护照带了没有,还有身份证,都带齐了吗?”每次出远门,母亲总是不忘提醒这些。“都带上了”“路上当心,亦雄,你车开慢点,注意安全”“知道,您放心”李亦雄一边帮我提着行李,一边回答母亲的话。车往厦门机场方向行驶,一路上,李亦雄一直在跟我聊高速公路,无聊的话题,我没感兴趣。“喂,你能不能跟聊点其他的,我又不会开车,不要跟我谈交通”“呵,那我们聊什么?”李亦雄笑着反问我“你没有女朋友吗?,你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吧”我问他“谁会看上我啊,现在女孩子都挺现实的,都想嫁个有钱人,有车有房才是首选”“那不一定,如果我是女孩子,一定找你做男朋友”听我这么一说,李亦雄脸红了。“我有什么好的呀,要钱没钱,要房没房”“可是你是帅哥,女孩子都喜欢帅哥”“你也是帅哥,为什么你没有女朋友呀?”李亦雄说这话,把我难倒了。我只能勉强告诉他说没遇到喜欢的。车到了机场,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你回去吧,我自己坐在这等”“没事,等你进安检,我再回去,我去给你买瓶水吧”李亦雄说“恩”过了一会,李亦雄从机场小卖部回来,手里拎了一袋的东西“吃点东西吧,你早上都没吃早餐”李亦雄78年出生的,大我3岁,高中毕业就没读书了,后来进了母亲的单位当了司机。一米七八的个头,身材均匀,成熟帅气,对不熟悉的人始终寡言少语,他的话很少,不说话的时候,有点酷。没想到这样一个男人,让我恋上了,是一发不可收拾。

(二)两天以后,我从澳门回来,我没让李亦雄去机场接我,乘团里的大巴车回家。到家已经是下午4点了,爸妈都还没下班,只有保姆在阳台洗衣服。"喂,你在哪?在开车吗?"我拨了李亦雄的手机"是杨宸啊,什么时候到家的?我去加油站加油,有事吗?""你下班送我妈回来,顺便上楼一下,我有事情找你""哦,哦,行,那我挂了""拜拜"我挂了电话,喊着保姆"阿姨,我行李很多脏衣服需要洗,白颜色衣服不要和其他颜色衣服混在一起洗"天色渐渐暗了,父亲回来了,保姆在厨房做饭,我在想着李亦雄。"儿子,回来了,演出怎么样啊"我在卧室听见母亲一进家门就在喊我,我跑了出来,但是我没看见李亦雄。"妈,亦雄呢""他送我到楼下,说家里有点事,用一下车,回家了""哦,""怎么,你找他有事吗?""没事"上次李亦雄开车送我去机场的时候,我偶然发现他双手握方向盘的姿势很性感,我偷偷看了看他的手,很干净,很男性的一双手,指甲修得很整齐,阳光照在他手背上,手指细毛显得格外阳刚。看见他左手没有带手表,我萌发了一个念头。"妈,晚上我不在家吃了,我出去和朋友吃饭"本来,想亲手把从澳门买回来的手表送给李亦雄,没想到他没来。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打了阿冲的电话,让他出来和我一起吃饭。阿冲是我同志圈里的好朋友,我们无话不谈,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从钟楼的必胜客出来,西街堵车堵得厉害"阿冲,咱们走路逛逛吧,今天是周末,打不到车,你看这条街全部给堵住了"吃完饭,我对阿冲说"听你的,你别告诉我,你又要去买衣服了""不买,就随便逛逛。"一边说着,一边我看见一辆车牌号为:闽C-123,被堵在那里。这不是我妈的车吗。这辆车,我再熟悉不过了。我看见李亦雄了,他旁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我从没见过的女人。本来想过去跟李亦雄打声招呼的,但是我现在不想了,因为他旁边还有别人。第二天早上,我从阳台看见李亦雄已经把车停在楼下在等我母亲,我已经等了一个晚上了,早上5点多醒来就一直不敢睡,怕睡过了,就看不到李亦雄了。我家住5楼,我从阳台喊着楼下的李亦雄"李亦雄,你上来一下”,"哦"李亦雄抬起头看我,一时还没反映过来。母亲一个早晨都在卫生间里打扮,没完没了。我把李亦雄叫到我的卧室,"这个给你"我从抽屉拿起手表,"给我,不会吧"李亦雄显然有点惊讶,"喂,到底要不要,不要我送给别人了"我故意这样说,"这什么牌子啊,应该很贵吧","GUCCI,知道吗?国际名牌,我在澳门买的","干嘛送我东西啊?"李亦雄有点不明白,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想送他手表,我只是想李亦雄应该戴块手表,我现在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想到他,想到他以后,就想着给他买点东西。"你自己留着戴吧,挺时尚的,不适合我吧"李亦雄接着说,"我手表那么多,这是特意买回来送给你的。","那,谢谢了,我出去了"李亦雄起身准备离开我的卧室,"等等,我问你,昨晚我让你下班后上来找我,你怎么没上来?""昨天晚上家里有点事,我回家了"其实李亦雄家离市区要40分钟的路程,我知道他没说实话。"哦", "亦雄,我们走吧,杨宸快去把早餐吃了"我妈又在叫喊。我知道我在想着谁,我也知道李亦雄不是GAY,团里没有演出的时候,我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每天都在盼望着母亲的上班。下班,那样我可以看见李亦雄,看见我心爱的人,有时就在阳台默默地看着楼下的他,抽着烟,打着电话,每个动作都很潇洒。其实以我的性格真的不适合拉小提琴,他们说拉提琴的人需要理性,我是个感性的人,但是不理性,如果我理性了,李亦雄一不小心就会从我眼前消失,他如果消失了,也许我的世界就不精彩了,我就抱着那么一丁点的希望,所以我活得很开心,因为他的存在,他的出现,我想象爱情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我知道我在等待,我知道感情是存在的,它应该是发生在深厚友情。爱情。亲情之间。我认识李亦雄快2年了,从喜欢到暗恋,从冲动到平静,我感谢理智让我们之间还有今天的友谊。喜欢是我的事,他可以不知道,他可以无动于衷,但是不能干涉我的想法。我想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我一直喜欢着他。

(三)季节过得飞快,已经是夏天了。我不喜欢这个夏天,不知道为什么。"妈,今天晚上我同学过生日,请我们去欢唱KVT唱歌,车借用一下""我晚上有事情要出去,你骑你爸的摩托车"我妈说"算了,我打车吧,晚点让李亦雄去接我就可以了"我过生日的高中同学杨欣,跟我同姓,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生。我到KTV包厢的时候,气氛已经非常火爆了,杨欣只有请了我一个同学。其他的全部是他的同事或者我不认识人。"大家静静。介绍一下,这位帅哥是我高中同学,我弟弟杨宸"杨欣指着我说。高中的时候,杨欣是我的邻桌,我们关系很好,又是同姓,还有我年纪比她小一点,所以她老叫我弟弟,只有生气的时候才喊我的名字。他们一帮人在那边玩酒,我酒量不行,被杨欣灌了几杯之后,我整个脸发烫,发红。我拿起手机拨给李亦雄"喂,你快过来接我,我不行了,被他们灌醉了,我想逃了""呵呵,要我救你吗?"电话那头李亦雄在嘲笑我,他知道我酒量特差"你别废话了,快点过来"过了一会,李亦雄来了,我一看他脸也是红的问他。"喂,你也喝酒了""还不是替你妈喝的,今晚几个领导在一起吃饭,我替你妈喝了几杯,我们喝的是洋酒,你们喝的是啤酒,看你还喝成那样子""杨宸,这位是……?"杨欣看着李亦雄问我"我朋友,李亦雄"我向他们相互介绍着,"喂,你这位女同学挺漂亮的,怎么没见过"李亦雄说,看来李亦雄有点醉了,平时他不会在我面前说哪个女孩漂亮,哪个不漂亮。"漂亮吧,喜欢吗?喜欢介绍给你当女朋友"我有点吃醋的说,李亦雄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然后我看见杨欣又拿着酒过来敬李亦雄,很快杨欣的几个同事开始和李亦雄玩酒了,李亦雄老输,估计喝了不少,杨欣又叫来几瓶红酒,看来她今晚是不醉不归了,我在一旁唱着莫文尉的歌,看看时间已经凌晨1点多了,他们完全还没有想走的意思,再看看李亦雄走路已经有点变形了,显然他喝多了。手机响了,我走出包厢去接,是老妈打过来的"杨宸,还没完啊,早点回家,亦雄跟你在一起吧,不要让他喝酒,他开车""妈,知道了,他没喝,他在唱歌"我撒慌了"那就好,我先睡了,门没反锁,早点回家""马上回去了,你睡吧,拜拜"。我记得从欢唱KTV出来的时候,我吐了,李亦雄站在路边,就乱撒尿,全然不顾从他身边经过的行人。李亦雄开着车,我坐在他旁边"喂,带我去兜兜风,天气太热了"我说,"去哪啊,这么晚了""咱们到清源山上吧,那里空气好""好吧"李亦雄满足了我。我借着酒意接着说"你有喜欢的人吗?""没有"他回答得很简单、坚定,"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但是他不知道我喜欢他""是吗?我见过吗?她一定很漂亮吧,你这小子,藏得真深。"他说,"我连他的手都没牵过,他的手很好看"我瞄了一眼他的手说,"你应该主动点,现在女孩子都挺开放的"我们就这样聊着天,他开着车,我明显感觉车速很快。我拿了一张CD放着音乐,不知道是谁唱的歌,让我的心一下子平静了。我突然感觉气氛很不对劲,李亦雄一手抽着烟,一手在操作方向盘。车的天窗是开着的,我记得,晚风阵阵吹起的我衣服,车的速度非常快,我没有让李亦雄减速。后来我只记得我们车上了清源山,绕着狭窄的山路,然后我就听见李亦雄带着恐惧颤抖的声音喊了我一声,我们的车翻进山沟里了"啊……杨宸",整辆小车就像过山车一样,掉了下去……我喊了一声,然后本能的想去抓方向盘,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来不及再看一眼李亦雄了,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知道我会死,我想李亦雄也一样。

(四)我们的车被撞得粉身碎骨,我下半身被压着,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不能动弹,我的人是清醒的,我知道我的头不停在喷血,那血不是流出来,我清楚知道血是往上喷的,我知道我马上要死去,我知道没有人能够挽救我。虽然亦雄抱着我的头,用衣服捂住我的头部喷血的地方,然后我听见亦雄带着哭声,恐惧的声音,从来没有听过如此让我害怕的声音在和我说话"杨宸,杨宸,你挺住啊,睁开眼睛看看我,救护车马上来了"我分明能够感觉到亦雄把我抱得很紧很紧,我看着他,没有说话,我根本没有力气说话,我想对亦雄说点什么,但是已没有任何力量。"杨宸,你能说话吗?说句给我听,杨宸,你不能睡着,不能闭眼睛,看我,快看看我"亦雄哭喊着说,模糊中我看见亦雄的手全是血,血是那么多,那么浓,我又看了一眼亦雄的脸,一张我每天朝思暮想,每天期待,渴望见到的脸。我想吻他但是离我很远,很远……后来听他们说,我在医院昏迷了两天两夜,我妈看见我的时候,当场就晕倒在医院,我的头部严重撞伤,失血过多,缝了36针,幸好救得及时,不然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其他部位只是皮外伤。我仿佛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看见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有许多的人穿着白色衣服行走在田野里,他们手里还拿着食物,似乎准备逃亡去另外一个地方,我看着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加入到他们的行列,正当我不知所措时,我看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回头,看见了妈妈,看见了我许多认识的人,惟独没有在人群中发现亦雄。这个梦,直到当我真正清醒过的时候,我还记得,很清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开始问旁边的人,虽然我身体还非常虚弱,"亦雄他怎么样?"我平静地问,有人回答我"他没什么事,右腿和手臂受了点伤,就住在楼上,不能走路""哦,"一个星期之后,我的身体慢慢开始恢复,人也清醒许多,只是头特别痛,疼得我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我整个头部被砂布裹着,我知道我一定是个光头。"妈,把我的手机拿给我""儿子,你不能打电话,想打给谁,妈打就是" 妈妈每天都在医院陪我,我知道她工作很忙,现在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想她肯定累坏了。看着母亲非常憔悴脸,我很惭愧,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这场事故是不会发生的,也许更多的人会怪罪亦雄,但是我想承担所有的责任。"妈,车的事情怎么样了?这事不能怪亦雄,我们当时的确喝多了,是我提出要去清源山的,不是亦雄说的。""儿子,你好好养病,这些事情你都不用管,我会处理好的。""妈,亦雄他现在伤怎么样了?"我还是想知道亦雄那边的情况,"亦雄,他没什么事,只是腿断了,不能走路,我刚才去看过他了,他也在问你怎么样了。""哦,知道了,妈把我的手机给我,我想发短信"母亲从她包里,拿出我的手机,手机的屏幕裂了,我把手机打开,在通话记录里面,第一个电话显示的还是出事那天晚上,我打给亦雄的记录。我按着李亦雄的名字,把电话拨了出去,电话是通的,响了两声,我把它挂了。过了一会,我听到我手机的短信息铃声响了,我打开信息上面显示"杨宸,对不起"来自李亦雄,我马上回了过去"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这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我当时真害怕你会挺不住,把我吓坏了,你现在没事吧""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疼,你没事就好,要有事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那我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吗?"看见这条短信息的时候,我很感动,我流泪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俩就在医院每天发着短信息聊天,我知道他就住在楼上的病房,但是谁也见不到谁。"杨宸,我特别想看看你"亦雄又发来短信息,"是吗?为什么想看我"我回复,"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看看你""那我给你发张照片吧,要吗?""好的,马上发过来给我。"发完照片,我躺在病床上一直想着亦雄,从发生事故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我已经有半个多月没见到亦雄了,我非常想念他。临近中午的时候,我的同学杨欣到医院来看我,她手里带了一束鲜花,看得出她是精心化了妆出门的,非常漂亮,如果我不是同志,我一定会去追她。"杨宸,对不起,如果那天不是我……"杨欣说到一半"杨欣不要说了,这事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我自己,谢谢你来看我""对了,你那朋友伤得怎么样了?"我知道他指的是亦雄。"他在楼上503病房,腿断了"我这样告诉杨欣。晚上的时候,亦雄又给我发来短信息"你那个女同学,来看我了,她怎么知道我住在上面的?""我告诉她的,人家估计对你有意思"我故意说"别胡扯,我看她是喜欢你才对"亦雄马上回复过来。28天过去了,明天就可以拆线了,我把这消息告诉了亦雄,"杨宸,我已经出院了,那天晚上我去过你的病房,看见你睡着了,所以就没叫醒你"亦雄发来短信,其实我并不知道亦雄是什么时候出院的,我一直认为他还住在医院。"那你现在可以过来看看我吗?我想见你"我又给他发了短信息,"我在老家,现在走路还要拿着拐杖""你出院为什么没告诉我?"我有点不明白,亦雄没再回复我的短信息……

(五)因为我住的地方是特护病房区,医生不让有更多的人来探病人。医生说我需要好好休息,头才不会痛。现在我才知道亦雄没来看我的原因,护士说他来看过我,但是我睡着了。我错过了一次看他的机会,我非常渴望看到他,我想出院。拆线那天,母亲坐在我旁边,给我喂鸡汤喝。"妈,我很丑吧,以后这里是不是不会长头发了"我像一个小孩指着缝合的伤口问母亲。"不丑,你剃光头也挺好看的""妈,我已经没什么事了,可以出院了吧,我不想呆在这里""儿子,多住些天,在医院有护士有医生,把伤口养好了,咱们再出院" "那你让亦雄到医院来看看我""他自己行动都不方便,还怎么来看你啊"母亲说"他能拿拐杖呢,你叫辆车去接他"我开始有点脾气的对母亲说,母亲没说什么,走出病房。晚上护士刚要给我准备吃饭的时候,我看见手里撑着拐杖走路的亦雄出现在我面前,我很高兴,我笑了,亦雄也笑了。"来,我妈给你炖的鸡汤,是她养的家乡土鸡,让我带过来给你喝,别吃那些了"亦雄边打开装汤的罐子边说。"亦雄,晚上你别回家了,在这陪我说话,我一个人闷死了""不知道护士让不让""没事,我跟护士说""那好,我陪你"我们俩就边聊天边看电视,护士小姐让我早点休息,亦雄也怕我太累了让我早点睡。我躺在病床上,亦雄拉了一张凳子坐在床边,我妈拿了一条毛毯给亦雄让他在沙发上睡。关了灯,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复去,头有点痛。"亦雄,亦雄"显然他已经睡着了,"恩……"亦雄模糊中被我叫醒,"亦雄,我睡不着,头痛""怎么了?要不要我叫护士?""不要了,你到床上来,陪我说会话""哦"他一惯的回答。我们的身体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我明显知道心跳在加速。亦雄上身穿着白颜色的短袖T恤,**穿着一条牛仔短裤,他没敢太靠近我的身体,我也没敢轻举妄动。"亦雄,那天是你救了我,我看见你哭了,你为什么哭了?""可能害怕吧,当时我吓坏了,我很怕你撑不住,因为你头部一直在喷血,我想用手去捂住伤口,根本就无济于事""我第一次看见你哭,你以后还会哭吗?"我问"不知道,你问的问题很奇怪""你会为你的爱人哭吗?"我继续问"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是第一个让我哭的男人"亦雄说。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抱着亦雄,他的身体很结实,我知道他没睡,因为我听见他心跳厉害。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让我抱着,没有反抗。我把头枕在他的胸口,他的呼吸是均匀的。"头还疼吗?"亦雄问我"躺在你这里,好多了"亦雄没有回答,我继续说"亦雄,可以抱我一下吗?"问了这句话,我有点后悔,许久亦雄都没有动,过了一会,亦雄翻了身体,两手把我抱在他的怀里,那一刻,我很幸福。我也紧紧抱着他,很久很久,我们都没有松手……第二天早晨亦雄回去了,听说保险公司要找他了解当天发生事故的情况,我这里已经陆续有交警来做笔录了。我知道母亲能搞定这些事情,只是希望母亲他们单位不要去为难亦雄。又过了半个月,我终于可以出院了,看见母亲今天也特别漂亮,脸上带着笑容,父亲站在一旁收拾行李,他在这个家庭永远只有做配角的份。我有时会为他感到悲哀。父亲永远不懂关心儿子,从小到大,我没有听见他问过我的学习成绩。他在母亲眼里,是个失败的男人。回家的感觉真好,家里来了许多客人,他们都知道我今天出院,来为我祝贺的。这些人当中,很多是我妈的同事,还有亲戚。我用家里电话拨给亦雄"喂,你怎么不过来啊,你的几个同事都到我家了,能走路了吧""能走了,但是还是不能正常走路""怎么比我还严重啊,真是的,恢复能力真差"我拿他开玩笑说"我晚上过去吧,他们都在,我去不合适"亦雄说。我知道现在整个局里的人都在怪罪李亦雄,说他酒后驾车,导致发生车祸,还把局长的宝贝儿子给弄住院了。但是我知道母亲没有怪亦雄。她一直非常疼爱亦雄,这可能跟我有关系,因为她知道我和亦雄像亲兄弟一样要好。幸好母亲是局里的领导,什么事情都由她扛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只限1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