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小说 我爱上了妈妈的男司机(中)

作者:福建同志-访问量:-发表时间:2017-11-3

(六)"亦雄,你来了,杨宸在屋里,你进去找他"我在卧室听说母亲在和亦雄说话,"你过来了,怎么过来的?"看见亦雄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我问他,"我爸用摩托车送我过来的""回家了,高兴了吧"亦雄摸摸我的头我们聊了一会,亦雄就被我妈叫出去了,估计是找他说话去了,"妈,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事不能怪亦雄,那天是我让他开车带我去清源山的,酒也是我让他喝的,再说如果那天不是我同学过生日,根本就不会发生车祸,亦雄虽然是酒后驾车,但是他是被我害的,他跟你2年了,你什么时候看见过他酒后开车啊,这事全部是我的责任"我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他们知道我脾气来了,没敢说什么,"我没有怪罪亦雄,我只是在和他谈工作的事情,亦雄以后恐怕不能给我开车了"母亲说,"不开就不开,开车又不是什么好工作,你再给他介绍份好的工作就是了"说这话的同时,我看见亦雄面无表情的坐是那边,一言不发。我知道亦雄心里不好受,心情郁闷,压力大。晚上11点多的时候,亦雄起身要回家,母亲说"亦雄,太晚了,你出去外面搭车也不方便,晚上就住这吧,你打个电话回家告诉你爸妈一声"一夜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我知道亦雄就睡在客厅的沙发,在床上挣扎了许久,我终于爬了起来走到客厅"喂,到我房间去睡吧,这里空调开那么大,等下着凉了"我把他推醒了"没事,有被子盖着呢"说完,他又把被子蒙住脸,继续睡,可能太困了,我没再打扰他,我静静坐在他旁边,看着他。过了一会,他拉开被子,坐了起来说"杨宸,怎么了?是不是头又痛了,睡不着?" "没有,可能在医院里面住习惯了,回家换了床,反而有点不适应,没事,你睡吧,我一会就进屋"亦雄点了一根烟说"我陪你吧,我也睡不着" "你别想太多了,我妈会帮你解决这些事情的"我安慰他说"我太让你母亲失望了,那晚我真不该喝酒,而且还把你……"亦雄丧气地说。"不要说这些了,是因为我你才喝酒的" "杨宸,你和别的男孩子不一样"他说"我有什么不一样啊"我反问"感觉不一样,你特别好" "亦雄给我抽一口"亦雄定了定神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抽到一半的烟递给我,因为他知道我不抽烟的。"睡觉去吧,我也困了"他说。其实我躺在卧室,知道亦雄并没有睡,他一直在抽烟,黑暗中,我清楚看见烟圈飘进我的房间,那时我有一股冲动想跑过去依偎在他的身边,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不能这个时候侵犯他的思想,我更不能一味自私的想去实现我的欲望,但是我知道我不会放弃。半个月又过去了,亦雄偶尔来看看我,我很少出门,每天早晨很早就起床,然后爬在阳台看日出,听对面小学传来的朗读声。我再也看不见亦雄每天早上开车来接我母亲的身影了,我想念他。母亲的车换了,司机也换了。吃完早餐,我漫不经心翻了翻报纸,然后听见门铃声响,我猜一定是亦雄"我就知道是你,进来吧",亦雄已经能够正常走路了"他们都上班去了吧,我知道你闷,所以过来陪陪你"亦雄笑着说"是啊,我闷死了,今天你陪我到外面转转吧,好久没出去了""可以啊,你想去哪?"他问我"带我去买DVD,整天呆在家无聊死了,买些片子回来看" "好吧,你去换衣服,我们打车去"我换了一套运动服,穿了波鞋,头上带了顶鸭舌帽。到了音像店,我挑了十几张DVD,亦雄则在一边看唱片,挑片子的时候我看见一部,我知道这是同志电影,在网上我看见介绍过,但是还没看过,所以我就买了回去。回到家,我迫不及待想看,但是看见亦雄也在,不知道他看了以后会不会反感,我还正在想着呢,没想到他拿起我手里的片子说:"这谁演的,美少年之恋,舒祺演的,看看"然后他就把牒子放进DVD机里面了。当看到吴彦祖和冯德伦接吻的时候,亦雄开口说话了,其实我一直在期待他说话,看看他有什么反映。"怎么是同性恋啊,我们换个片子看吧"我想他是反感了,"看完它吧,快完了"接下来又看见两个男人一起洗澡的画面,我注意到亦雄表情的尴尬,但是他没说什么,眼睛也没离开电视。等看完了之后,他问我为什么吴彦祖要跳楼自杀,我回答说:"我也不知道"然后我沉默地回到卧室整个上午,我们没有说更多的话,临近中午的时候,亦雄回家了。

(七)感情是一段一段,恋爱则需要酝粮,两个男人的恋爱也许就那么不经意就发生了,我深深地爱上了亦雄,那么深那么真。"喂,杨宸"有天下午我接到亦雄的电话,"你几天不见人影了,跑哪去了?"我问,"没去哪,都在家,对了,我妈让我问你想不想到我家来玩,她说要给你炖你最爱喝的鸡汤" "好啊,反正我在家也没事,我打电话问问我妈,看她怎么说"挂了电话,我又打电话给我母亲"妈,我想去亦雄家玩,她妈邀请我过去。" "那,下班我让司机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我去过他家的,知道怎么走"。亦雄的老家在惠安,离市区有40公里的路,亦雄有一姐姐,结婚了,父母都是很老实的农民。傍晚的时候,我到了亦雄的家里,他们家住着自己盖的楼房,家里收拾得特别干净,他的母亲看见我非常高兴地说"宸宸,好久没到我家了吧,记得你上一次过来,是亦雄他姐姐结婚的时候了" "是啊,是啊,伯父伯母身体还好吧"我礼貌性的问候他们,亦雄听到我的声音,从楼上跑了下来"杨宸,坐车累吗?要不要到我房间休息一下?" "不累,你在干嘛?"亦雄笑着说:"我在楼上打游戏" "打什么游戏啊?" "帝国" "我最烦打游戏的人了"吃完晚饭,天已经黑了,亦雄他家没装冷气,特别热,我建议说:"亦雄,你们这离海边很近,带我去海边玩吧" "好啊,洗完澡,我骑摩托车带你去"来到崇武海边,看见崇武古城,我心情一下宽阔了,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有亦雄在我身边。我们坐在沙滩上,看着大海,海出奇的安静,没有海风,没有浪涛声,亦雄问我:"杨宸,会冷吗?" "不会,今天没什么海风" "亦雄,你恋爱过吗?"我站了起来,眼睛没有看他"有,她是我高中的同学" "后来,你们怎么没有在一起呢?"我问"她们家是有钱人,她父母看不起我们家,再说我父母也不喜欢这个女孩子" "你喜欢她吗?" "喜欢" "她一定很漂亮,对吧?"亦雄没有再回答我的话,然后跟我谈了他的成长经历,他告诉我说,小时候他家很穷,父母又是农民,根本没有经济来源,所以他尽管读书成绩很好,但是家里没钱让他上大学。后来去广东打工了几年,有一次他父亲病了,亦雄回家探亲父亲看见他一个人在外面漂泊很辛苦,说什么也不再让他出去打工了,然后亦雄就去学开车,再后来就进了母亲的单位。我听了这些,很感动,亦雄第一次和我聊这么多的话,那一夜,我和亦雄睡在一个床上,他只穿着一条内裤,我看见他的身体根本没办法入睡,亦雄看我翻来覆去的,问我说"怎么了?是不是想抱着我睡,躺过来吧"我真没想到他会这样说,难道他看出我心思了?我兴奋不已,然后紧紧地抱着他。就这样我在亦雄家呆了一个星期,每天晚上我都可以抱着他睡觉,我知道我不能得寸进尺,我想爱情有了,性就有,勉强只会让对方反感。终于有一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我照样抱着他的腰,然后把头枕在他的手上。亦雄问我:"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我没有回答,"你是不是喜欢我?"他继续问,我同样不回答,过了一会,他把我身体推开,然后自己侧到一边睡了,我哭了!接着我抱着他痛哭起来。亦雄翻过身来抱着我,紧紧抱着,然后说:"别哭了,杨宸,心里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我可以理解你" "你不可能理解的"我终于开口说话了"那你说说看" "我已经暗恋你整整2年了,你怎么能够理解暗恋一个人的滋味呢"我几乎是痛哭着说这话的。亦雄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我继续说:"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女孩子,而且我也知道,两个男人是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但是我就是喜欢你,我没办法……"我已经说不下去了"你知道我渴望你一个拥抱,渴望了多久吗?你知不知道,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个女孩子,然后可以好好爱你,和你在一起,因为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杨宸,你没有想想以后,将来吗?我还是希望你去找个女孩子,我们做好兄弟,好吗?"他说话了,我就知道他会这样说"那好吧,以后不会再打扰你的"最后我说了这句话,然后拉开他紧抱着我的手,自己躺到一边睡了。

(八)第二天一早,亦雄还没起床,我就拿了包下楼,准备回家了,亦雄妈妈问我:"宸宸,你这一大早的上哪去啊,再去睡会,一会我把早餐煮好了,叫你们" "伯母,我要回家了"我说"怎么不多呆几天啊,再说真要回去的话,让亦雄送你回家"亦雄妈妈说"不用了,我自己懂得坐车,再见,伯母!"说完,我就走了。因为是周末,父母都在家,看见我垂头丧气的进家门,母亲就问:"杨宸,这么早回来了,怎么没跟我说啊,让小王去接你"母亲说的小王是他的新司机"那么麻烦干什么啊,我又不是腿断了走不回来"我有点心烦地说"怎么了,不对劲啊,是不是谁惹你了生气了?"母亲追问"没人惹我生气,妈,我去睡觉了,中午别叫我吃饭,我要睡觉" 进了卧室我故意使劲把房间门用脚蹬了一声"砰"躺在床上,刚刚睡着,手机就响了,我看了看号码是亦雄的,没接,不想接。没2分钟,又响了,还是他的,我也不接。过了一会家里的电话响了,我知道肯定是他打的,我听见母亲接了,母亲说:"是亦雄啊,他到家了,在睡觉呢"再过了一会,短信息来了"你这家伙,早上走也不告诉我一声,什么意思啊?"我还是不回,我昨晚说过不想打扰他的了,所以我不回。两天过去了,这两天的时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亦雄,我想念他的笑容,想念他的善良,想念他抱着我的感觉,包括他的身体。他没再给我打电话了,短信也没了,每次手机响起的时候,或者是短信来的时候,我是那么希望是他打的,但不是。我自己在想,要是他现在打电话过来,我肯定马上接,然后会友好的跟他说话,可是他可能不在乎我,所以没有再给我打电话。直到有一天上午,外面下着大雨,我站在阳台,看着对面的马路,行人来去匆匆,我知道脑海里又在想着亦雄了。家里的门铃响了,我从屋里的监控器里看到了被雨淋湿的亦雄,我的心情一下子晴朗了起来。我没有说话,只是按了一下开门的钮,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过了一会,我知道亦雄进我家门了,听见他在问家里的保姆:"阿姨,杨宸在家吧,我找他有事" "在里面"听到亦雄在开我的房门,我假装睡得很死"杨宸,你这只猪,还在睡啊"他说着把我的被子翻开"干嘛啊,我在睡觉呢,别吵我"我故意说"还睡啊,都快中午了,起来"他又用手把我拉了起来说"找我有什么事啊?"我说"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他似乎明白我的心思"你都那么讨厌我,我干嘛还老是要自作多情去烦你啊"我顶了他一句"谁讨厌你,如果真讨厌你,我就不来找你了,这几天我去相亲了,都是我妈安排的"亦雄说"相了几个啊,什么时候结婚啊?"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我在吃醋,心里根本就不好受。"3个吧"他说"你真想结婚了?"我问他"不结婚也不行,我年纪也不小了,再说我父亲身体又不好,他希望看见我把媳妇娶回家,他才放心"亦雄有点感慨地说,我想了想,很久没有说话,亦雄看见我闷闷不乐的,然后说:"相亲是相亲,还没那么快结婚呢" "亦雄,如果我是个女孩子,我就嫁给你"我一句一言地说。"别胡说了,你是我弟弟"他摸了摸我的头说。晚上的时候,我提议出去吃饭,当然是全家一起去吃饭,亦雄说他要请客,我说我请,然后我妈说,你们都是小孩子,她请,呵呵……吃饭的时候,我们有说有笑,很开心,母亲一直在给我夹菜,我则时不时给亦雄倒可乐。父亲吃他的饭,没有说什么话,一边还在看帐单。回家之后,我问亦雄说:"晚上你想睡哪?" "跟你睡贝"他说"那你赶紧去给我洗澡,你一身的臭汗,谁想跟你睡啊"我故意取笑他"呵呵,我不洗澡也不敢上你的床,你的床那么干净,不像我睡的床"他笑着说。睡觉的时候,我们静静地躺着,我清楚地听见他呼吸均匀的声音,我知道他没睡"我想抱着你睡"我说话了,"来吧,想了很久了吧"他有点意思,呵呵"知道我想,你还不主动点"我说"一般男人都是比较被动的"他一本正经的说"这么说我不是男人了?"我不服气的说,"呵呵,你要是女人,我早就把你上了"他有点色,然后我抱着他,依然把头枕在他的胸口,依然听着他的心跳我试着去动了一下他的下面,没什么反映,接着我大胆地去摸,隔着内裤摸,然后慢慢感觉他硬了,他没有反抗,没有拒绝。后来我又放肆的把手伸到他的裤档里面,第一次碰到他的JJ,很粗很长,头很大,我一直握着它不放,此时我的心一直在跳,又害怕,我怕他拒绝。接着,我清楚地记得,他自己把内裤脱了下来,然后用他的手示意我帮他打飞机,过了不久,他兴奋的射了,射在我手上,很多,有点热热的感觉。

(九)第2天,亦雄早早就起床了,我却一直睡到中午,直到母亲喊我起来吃饭。吃饭的时候,母亲说:"亦雄一大早就出去了,说中午回来" "他还没回家?"我问,其实心里挺高兴的。"没有,我叫他这两天先住在泉州,我要给他介绍工作"母亲说"妈,你要把他介绍到什么单位?" "我问他还愿不愿意开车,他说可以,不然还真找不到适合他的工作"母亲继续说"那给谁开车啊?"我迫切地问"到分局去开车,我已经给他联系好了,明天让他去看看" "那人家要他吗?估计人家早就知道他的底细了"我说"只要他以后小心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人会说什么的,再说是我介绍他过去的,没人会对他怎么样的"母亲说"那为什么现在不能给你开了?我希望他继续给你开车"我反问母亲"起码这个阶段不行,会影响我的工作,以后再说吧。"母亲有点为难。直到我们吃完饭了,亦雄都还没回来,我没有给他打电话。下午4点多的时候,亦雄回来了。我给他开的门"你中午怎么没回来吃饭啊?去哪了?"他一进门我就问他"去我初中的同学那边,他今天刚好没上班"亦雄说。看他的表情感觉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令他尴尬。"哦,是不是我见过的那个胖子?"在一次唱歌的时候,我见过他的同学,跟他关系很好。"是啊,你还记得他啊"他说"记得,那么胖,谁看了都有印象"我说"对了,你还想去开车啊?"我继续问他"不开车,我能干什么,再说我已经休息了快三个月了,都快闷死了"亦雄说"那我妈介绍你去分局开车,你去不去?"我问他"去,明天就去看看。"他回答"那你以后开车要小心点了,酒就少喝点了"我提醒了他"这我知道,以后我不喝酒,喝酒就不开车,你放心"他似乎在向我保证着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已经习惯躺在一起了,我还是抱着他的,而每次抱着他身体的时候,都会有冲动。半夜我醒来的时候,我又情不自禁的想去摸他的JJ,我知道他睡着了,但我还是把手伸进他的内裤里面去,他的JJ不一会就开始硬了,然后他翻了一个侧身面对着我,把我紧紧抱着,也许他是被我弄醒了,但是他没有说话。我感觉到发烫的JJ顶在我的肚皮,很温暖,我就那样安静的让他抱着,一动不动的。然后我用双腿夹住他的JJ,他马上翻身把我压在下面,用他的JJ在我两腿之间摩擦,一进一出,他没有吻我,我虽然自己没有任何快感,但是我愿意让他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我摸着他结实的胸肌,还有他性感的*,此时他整个身体是赤裸裸的。他的力量很大,我甚至感到被他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是我还是紧紧用双腿仅有的力量夹住他的JJ,摩擦的温度不断升高,抽送的次数加快,我知道他快了,我紧紧抓着他的*,然后听到他叫了一声,我感觉有暖暖的液体渗透我的皮肤,我知道他出来了。完了之后,我拿纸把他**擦干净,他躺在床上,一副很疲劳的样子,眼睛是闭着的。然后我去卫生间洗澡,回到床上的时候,亦雄说话了"喂,把床单弄脏了,拿块毛巾来擦擦" "谁让你出那么多啊,那晚上你就睡脏的这边了,我可不睡这边"我故意说"还不是你勾引我的,快去拿毛巾来"他一边说一边小声喊着我。我把床单擦了干净,然后用浴巾铺在弄脏的地方,看来明天要洗床单了。亦雄终于把工作解决了,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很多东西,父母还没下班。"杨宸,我晚上做饭给你们吃,怎么样?"他一进门就兴高采烈的对我说"你会做饭?我怎么没听说过?"我有点怀疑"我不但会做饭,还会炖鸡汤呢,不瞒你说,上次你住院,我带鸡汤去给你喝,那全是我做的"他说"你不是说你老妈做的吗?"我有点不相信"因为我不好意思在你面前说自己做的"听他这么说,看来是真的。"那再次谢谢您了,亦雄大哥"我逗他开心的说"免礼了,杨宸弟弟"他也来一句,呵呵……我们都笑了。晚饭的时候,父母都在怀疑餐桌上的菜是亦雄做的,看起来就特别好吃,我已经等不及了,第一个抢先动筷。"你们是不是到哪家餐馆叫的外买啊?"母亲怀疑地问。亦雄听后,笑了笑,"妈,不是拉,这每一道菜都是亦雄亲手做的"我连忙解释"那亦雄你别开车了,可以去当厨师了,呵呵"母亲开玩笑说"亦雄,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我问他"我小时候就经常在家做饭,因为我父母当时工作很忙,没时间做饭。长大了,工作了,在外面打工,也经常自己做饭吃。"亦雄说。真看不出亦雄还有这一面,跟他的模样根本联系不起来,看他的样子就不像个会做细活的人,更不用说做饭了,因为他看起来很男人,沉默似刚。亦雄虽然去分局上班了,但是他们单位还没安排宿舍,所以晚上都去他胖子同学那边睡觉,我知道他不想麻烦我们家。但是我心里感觉不是滋味,也许我又想他了。我妈一下班,我就问她:"妈,亦雄他没地方住,你怎么不让他来我们家住,我们还有一间客房,收拾一下就可以睡了" "这点我倒没想过,那你给他打个电话,问他来不来"母亲很爽快。然后我马上拨了亦雄的手机"喂,亦雄,你晚上别去你同学那边住了,他有女朋友,你去睡,多不方便啊,到我们家来,我妈给你准备一个房间"电话通了,我就一个劲的说。"杨宸,我不想再给你们家添麻烦了,还是算了"亦雄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让你来你就来,忘记了吗?我们是好兄弟,你还那么客气干什么啊,再说我妈妈又那么疼你,你不来,她还会说你呢"我口气有点硬"那好吧,晚上我就过去"亦雄答应了。晚饭我们刚吃完,亦雄来了,我知道他肯定是在外面吃了才进来的,他还是有点见外。我妈说:"亦雄,以后你下班就到家里来吃饭,把这当成家。知道吗?" "哦,我们单位有食堂,吃饭挺方便的"亦雄说"单位食堂菜没有家里好,你腿刚恢复好,就到家里吃饭"母亲对他说。然后亦雄没再说什么。"对了,亦雄,晚上你先跟杨宸齐一下,明天让保姆把客房收拾收拾,你再搬过来。"母亲接着说。听到母亲这么一说,我脑子里面全是色情的念头,心想晚上亦雄又得折腾了。"喂,晚上别搞我了,前几天被你搞得我浑身没力,腰酸背痛的"一躺在床上,亦雄就对我说,"到底是谁搞谁啊,我都被你差点给压死了"我抱着他说,"呵,你不是喜欢让我压你吗?"他奸笑着说,"我喜欢让你吻我,你吻吗?"我有点厉害的问"你要是女人,我就吻你了,可惜你不是"他说"谁规定男人就不能和男人接吻了"我继续反驳"至少我还没见过男人跟男人接吻"亦雄说"那是你见识太少了,现在男人都可以跟男人结婚了,知道不?"我知道我在开导他"我知道,可是在中国是不允许的"亦雄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没再说什么了。这一晚,亦雄还是被我弄出来了,甚至更激情了,我知道他已经适应了我的挑逗了,我们把这一切都认为只是游戏,但是爱却悄悄在心里蔓延……我知道我是那么的喜欢他,一刻都不想离开他。

(十)自从亦雄住进我家,我每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了,因为我想跟亦雄一块吃早餐,然后看着他去上班,他一出门,我就跑到阳台看他开着车出小区,然后看见母亲的司机开车进小区。亦雄走进我的生活,是一步一步的,我没有防备。我开始在害怕,假如有一天,他离开我了,我想我会疯掉的。已经是12月份了,我一直喜欢冬天,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亦雄在这个冬季里给我无限的温暖。亦雄已经完全把我家当成是自己的家了,再也没有很约束,见外了。过完年,我也开始去乐团参加排练了。每次从厦门回到家里,我都渴望见到朝思暮想的亦雄。"妈,我回家了,这次可能在家呆一个星期"我一回到家就给母亲打电话。"你怎么没让亦雄开车去接你"妈妈在电话里说"他上班忙得很,我在路上给他打电话了,他说正开着车呢,他还不知道我回来"我说。晚上吃饭的时候,亦雄和母亲是一起进家门的。亦雄看见我回来,很高兴说:"杨宸,你在电话里怎么没告诉我,你要回家" "告诉你干什么啊,你又不可能到厦门接我?"我故意说"你要早告诉我,我肯定能安排出时间去接你,最近领导用车少,我经常没事就在办公室玩游戏"吃完饭,亦雄在帮着保姆收拾碗筷,看来他已经非常习惯在我家生活了,我心里有种莫名的塌实。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碰到亦雄也拿着衣服准备洗澡,他碰了碰我的肩说"喂,晚上跟我睡,好不好?"我没有回答晚上11点多,父母都去睡觉了,亦雄自己一个人在他的卧室看报纸,我故意到他房间去找东西"有没有看见我的一件蓝色的牛仔裤"我问他,其实我根本就没丢牛仔裤"会不会保姆弄错了,放到我的衣柜里了,我给你找找看"亦雄说。然后他一直在给我找牛仔裤"没有耶!"他找了半天才说"那算了,不用找了"我说,亦雄继续躺到他的被窝里,然后说"杨宸,过来" "什么事啊"我知道自己很想马上钻进他的被窝里去,可还是这样问。"过来睡觉,很晚了"他说完,就把房间的灯关了。然后我躺在他的床上,我没有去拥抱他。过了一会,他主动翻身过来抱着我,他把脸贴在我的额头上,嘴微微动了一下。我也伸手过去抱着他,然后我碰到他内裤的时候,发现那里是硬硬的,我把手停留在那里,隔着他的内裤摩擦他的JJ,他拉着我的手放进他的裤档里面去,我摸到他的**那里是粘粘的液体,我明显知道他很兴奋,我用手去套住他的JJ,然后上下移动,慢慢可以感觉他的JJ一直在变粗,我尝试着用口去舔他的JJ,他反映非常大,发出呻呤的声音,当我把他硕大的JJ整个含在嘴里的时候,他的身体在颤抖,然后用力顶,顶到我喉咙,直到他射在我里面,然后慢慢变软……"很舒服,你什么时候学了这招?"射完之后,他躺在床上问我"如果你愿意,我天天让你舒服"我回答说"那可不行,不要命了,还要上班呢"他说。不过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我们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他每次都让我弄了出来,然后看他第2天早上起床,一点精神也没有,我自己在心里发笑。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又去乐团排练。演出了……有一天,我在排练的时候,同学杨欣给我打电话"杨宸,我在厦门,你可以出来一下吗?" "是杨欣啊,你怎么会在厦门呢,来办事吗?"我在电话里问她,"是的,我来厦门签一个合同,现在办完事了,你能出来一下吗?这里还一个人"杨欣说。还有一个人,到底是谁啊,我猜是同学。我心里在想"还有一个人是谁啊,跟你一起来的吗?"我好奇地问"你出来就知道了,快点,我们在中山公园门口等你"杨欣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快到中山公园的时候,我远远就看见亦雄的车,我认得。我很奇怪。"杨宸,在这",我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叫我,是亦雄。我看见他了,旁边站着的是杨欣"你们……?"我奇怪的问他们"呵呵,杨宸,是我让亦雄送我到厦门的"杨欣笑着说"你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熟了?"我问"上次我们住院,杨欣就经常到医院看望我,然后我们有联系"亦雄说。我听了全傻了,难道他们一直有联系,而且我不知道。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吃了午饭,亦雄表现得很不自然,但是看得出杨欣的眼神始终是没有离开过亦雄的,我可以断定杨欣是喜欢亦雄的。我一直没有说什么话,亦雄看我的时候,有点暧昧,有点慌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杨宸,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看你闷闷不乐的"杨欣问我"没有什么,可能排练太累了"我回答。吃完饭,他们就回去了,我一个人在回去的路上脑子一片空白,我突然想回家了,然后我请了假,晚上的时候,我乘了快运车回泉州。回到家,我看见亦雄在客厅里看电视,他看见我回来,有点惊讶。"杨宸,你怎么回来了,中午的时候,你怎么没说?"他奇怪的问我"这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你管不着"我知道我有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出。亦雄听了以后,没再说什么,然后回到他的卧室,把门关了。那时候家里没人,父母都还没回家。看见他把房间门都关了,我有点不耐烦了,把他的房门踢开,然后看见他躺在床上。"你怎么没把她带到家里来啊?你是不是跟她搞上了"我非常气愤的问。他知道我指的是谁。"我跟杨欣只是朋友,普通朋友,没有男女关系,你别想太多了"他说"我看不像,我看那个骚包就跟你有关系"我发疯似的问他"杨宸,我不想跟你吵,你无理取闹"亦雄非常平静的说"为什么你没告诉我,你们有联系,什么意思?"我继续发出很大的声音问"我怕你吃醋,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知道早晚要让你知道的,所以今天就送杨欣去厦门,顺便我可以看看你,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他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你老实告诉我,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我逼着他"没有就没有,你别吵了好不好,等下被保姆听见了,以为我们在干什么呢"亦雄有点不耐烦了"我才不怕呢"说着,我把他房间的凳子踢翻了。亦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出手就把我按在床上,让我动弹不了。"你有完没完啊"他用手按住我的双手,把我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下,然后说。"就跟你没完,放开我的手"我一边说还一边在挣扎,我用腿想试着去蹬开他的身体,但是根本没办法,他力气比我大。"我就是不放,你给我安静点"他看着我命令似的跟我说话,眼睛充满欲望然后我还是挣扎,我用尽全部的力量去挣脱,但是被他身体牢牢按住"你再不放开,我喊了"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深情的看着我,然后用他的嘴贴在我的嘴唇,然后舌头慢慢钻进我的嘴巴里面,我慢慢感觉他的手松了,他疯狂的吻我,我抱着他的头,紧紧地抱着。我们就那样吻了几分钟,这是我渴望三年的吻,亦雄终于吻我了。那一刻我很幸福。"杨宸,我很想念你"吻了之后,亦雄说的第一句话,我很感动。"其实我今天就是为了看你,才答应送杨欣去厦门的,我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想你,也许我真的有点喜欢你"他继续说,我听他这么一说,我流泪了。亦雄看见我哭了,把我拥抱在他的怀里,我的眼泪清楚的流淌在他的胸口,直到我听见母亲进家门的声音……

(十一)那段时间,我一直认为我们恋爱了,真的,我可以感觉到亦雄很在乎我,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都在告诉我,他不能没有我。也许正所谓的爱得深,伤得也深。我们的恋爱在我看来是非常短暂的,甚至还没有来不及去享受幸福,我的爱情就走了……如果爱情可以永恒,可以保鲜,我想我的人生是快乐的,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爱情,但是没有人可以去把握一段感情是否永远,所以痛苦是必然的。我也一样,我也痛苦……我依然经常厦门。泉州两地跑,偶尔去外地演出,我在哪里,亦雄的声音就跟在哪里,每天的短信息足以让我回味一天的幸福。"杨宸,这两天你在香港演出,白天有没有出去逛逛,什么时候回家,我很想你"亦雄又发来短信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把电话打到酒店的房间来"喂,你在干嘛?今天演出怎么样?" "不错啊,你在家是不是,我妈他们睡了吧,你用什么电话打的?" "我用手机打的,你别怕,我不是用家里电话打的,他们听不到我们说话" "我星期三回家,你下午有空的话,就到厦门机场接我,我们乘两点半的飞机,一个时候就到了" "可以啊,这两天想不想我?"亦雄问"想你干什么,你是个男人,我也是男人,我不搞同性恋的"我故意逗他玩说"呵呵,好,好,好,不搞就不搞,看看到底是谁先动谁的"他在电话里大笑着说"喂,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扯开话题一本正经的问他"你说,老婆"他竟然叫我老婆了,晕"喂,暂停,什么时候我成了你老婆了?"我问"呵呵,你不是说要给我当老婆的吗?怎么今天反悔了?"我知道他在逗我"当你老婆有什么好处啊"我故意问"当我老婆可以跟我睡觉,可以坐我的副驾驶位,一般朋友可没这个待遇"他说"呵呵,你真会胡扯,我问你,你真的会想我吗?"我电话里认真的问他"那当然,我开车的时候都会想着你,想你在干什么,想你在吃什么"他说"哦,那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我继续问"其他的东西?什么意思?"他可能不太明白我的意思"比如想跟我接吻啊,之类的东西"我提示了他一下"有点想,但是你不在啊,想也没用"他这样回答"怎么才有点啊,那说明你不怎么想咯,没劲,挂了"我生气了"喂!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我是如实回答,毕竟你不是女人,我对你的"性"趣不是特别……"他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好了,别说了,我就知道你只对女人有"性"趣",再见,拜拜"没等他说话,我就把电话挂了。星期三下午,我们乘坐的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厦门机场,在出口的地方,我远远的就看见亦雄了,他穿了西服,打了领带,显得非常帅气。"杨宸,在这,飞机晚点了吧,我在机场等你几个小时了"亦雄看见我,帮我拿了行李说。"不好意思!你有没有给单位请假?"我担心的问他"请了,估计如果今天我不来接你的话,回家你肯定不给我好脸色看"他说话真直接"回家吧,你妈刚才还给我打电话,问你到了没有"亦雄说然后我跟同事打了声招呼,上了亦雄的车回到家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爸妈都下班回家了,他们正在等我和亦雄回来一起吃饭。"杨宸,累了吧,吃完饭,洗个澡,然后去休息"妈关心的问我。"妈,我不累,我跟亦雄说好了,一会吃完饭去他胖子同学那边玩"我说"改天再去吧,是不是去喝酒?"我妈问"不是,我带他去我同学那边喝茶"亦雄连忙解释说去了亦雄同学家,胖子拿了他据说是最好的茶叶招待我们,胖子的女朋友刚好也在。过了一会我明显感觉自己头很痛,然后脸色苍白,但是我还是想坚持住。亦雄看见我不太对劲,然后问我说:"杨宸,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事"我以为自己能坚持住再过了一会,我就撑不住了趴倒在地,胖子和她女朋友估计都吓坏了,亦雄连忙把我抱了起来"杨宸,你怎么了,别吓我啊"然后我就听到,亦雄在喊着他们打电话叫救护车在医院里面呆了两天,我就强烈要求出院了,因为我感觉自己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听医生说,我因为上次车祸撞到了头部导致了有头痛的后遗症,而且一痛就非常严重。母亲说:"这次不能再听你的了,你就好好的呆在医院,等医生说什么时候出院你才可以出院" "杨宸,你就坚持多住几天吧,我一有空就过来陪你"亦胸也在一边劝我说其实这两天在医院,亦雄就一直在陪着我,我看见他一下班就过来,晚上就在医院陪我过夜。到了晚上的时候,我躺在病床上依然没有睡意,亦雄就坐在我旁边看报纸"亦雄,你怎么没炖鸡汤来给我喝啊"我无聊的问他"你想喝啊,那明天让我老妈从老家抓只鸡过来,我给你炖" "恩,亦雄,我想跟你接吻"我试着问他"呵,等回家吧,万一让人给看见了,不好吧"亦雄轻轻的摸了一下我的头笑着说"我就想现在,回家了,我还不想呢"我故意刁难他听我这么一说,亦雄就没办法,他回头看了看外面,然后在我额头亲了一下"老大,我要亲嘴"我仍然不满足然后他又狠狠的在我嘴巴咬了一口"靠,这哪叫亲啊,分明是咬"我说"呵,不给你来点疼的痛的,我看你就不舒服"亦雄逗着我说"这叫虐待,你到底是来医院照顾我的,还是来虐待我的啊"我继续跟他扯"我是来照顾你的,老婆,你赶快睡觉吧,别胡说八道了"说完,他示意我躺下,然后帮我把被子盖好第2天中午,我看见亦雄陪着他母亲到医院来看我,他母亲手里还拎了水果和炖罐。"伯母,你好!"看见他们进来,我起身坐在床上"宸宸,都是亦雄害了你,不然你今天也不会躺在这里,我们对不起你一家人啊"伯母说完这句话,流眼泪了。"伯母,你千万别这么想,我们一家都没有怪亦雄,再说当时出车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我没什么事,只是头有点痛,没什么大碍"我安慰伯母说"宸宸,你妈对亦雄可真好,给他介绍工作,还让他住你们家,跟对自己的儿子没什么两样,亦雄遇到你们一家,真是上辈子积来的德啊。"伯母说了一大堆好话"伯母,亦雄爸爸的身体还好吧"我问"他父亲的身体就那样,时好时坏,说不准哪天就……"伯母又哭了"妈,你别说了,这是医院"亦雄安慰他母亲说。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星期又过去了,医生允许我出院了,亦雄没来接我,我很奇怪。看见母亲的表情也不对劲,我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妈,亦雄怎么没来接我呀,都说我今天出院,他要来接我的,怎么不来了"我问母亲"杨宸,刚才亦雄给我打电话了,他父亲几个小时前去逝了,说是脑出血突发来不及抢救死亡"我妈平静的对我说。我听了之后,傻了。我知道亦雄肯定很伤心很伤心,因为他对我说过,他父亲在他心目中是最伟大的,是一个成功的父亲。"妈,我先不回家了,我现在必须先去一趟亦雄家,他现在最需要帮忙了,你把银行卡给我,我去取点钱"我对母亲说。母亲给了我银行卡,然后我一个人走出了医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只限1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