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小说 我爱上了妈妈的男司机(下)

作者:福建同志-访问量:-发表时间:2017-11-3

(十二)到了亦雄家,我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了,他家来了许多人,忙出忙进的,然后我看见亦雄父亲的遗体安放在厅的右侧,盖着一条红颜色的丝绸被,旁边跪着许多人在哭,包括亦雄,他们都穿着同样的白色孝服,亦雄母亲哭天喊地,悲痛不已!亦雄一直是把头趴着的,我知道他在痛哭。我走了过去,把有颜色的外套脱掉,然后我坐在亦雄旁边。亦雄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亦雄,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要坚强一点,家里现在就你一个男人了,什么事情都得靠你,你要去安排你父亲的后事"说完我把带来的两万元交给亦雄。亦雄定了定神,接了过去。然后我又过去安慰伯母,伯母的身体也不行,几度悲伤昏迷过去,好几个人一直在旁边照看她。晚上10多的时候,亦雄他们一家都要守灵,不能睡觉。我也一直陪着亦雄。"杨宸,你自己去吃点东西,然后到我房间去睡觉,你刚出院,不能太累"亦雄用已经哭得沙哑的声音对我说"没事,我再多陪你一会"说完,我把手里的开水递给亦雄喝。第三天,是亦雄父亲的出殡仪式,早上母亲让司机送了花圈过来。然后我看见亦雄一些朋友同学都过来了,包括胖子,不知道是谁通知杨欣的,她竟然也来了。亦雄父亲的后事完了之后我也回家了,进了亦雄的房间,房间还残留着他身体的味道,我把他一些穿过的衣服拿出来洗,包括他的内衣,内裤。也许喜欢一个男人就是这样的,喜欢就想要付出,想要付出比对方更多一些。一想到亦雄我的心里就充满温暖幸福的感觉,我想这就是爱情的甜蜜。七天过去了,亦雄从老家回到市区准备去上班了。"亦雄,你怎么不多请几天假?"我问"不用了,现在开车也没人替,领导会有意见的"亦雄说"管他有没有意见,不行的话,我让我妈去给你请假"我说"不需要了,我明天就去上班,我先进房间去休息了"说完,亦雄就回到他的房间。看到亦雄疲惫,憔悴的脸,我很心疼。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到房间把亦雄叫了起来"亦雄起来吃饭了,吃完饭再睡"我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然后他说要先去洗个澡,我就给他找了内衣裤。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一个人躺在自己的卧室没办法入睡,想着就在隔壁房间的亦雄,我心里就异常的兴奋。等到父母都去睡的时候,我悄悄的来到亦雄的房间。"杨宸,你怎么还没睡啊?"亦雄问我"我睡不着,想跟你睡" "过来吧,别着凉了"然后我就钻进亦雄温暖的被窝,抱着亦雄。我试着去碰亦雄的**,但是没有反应。"亦雄,你怎么了"我问"可能太累了,硬不起来"他说"是不是心情不好,你在想什么,可以跟我说吗?"我问他"我父亲去世了,现在家里就我妈一个人,我又在市区上班,都没人可以照顾她,我不放心"亦雄说"叫你姐有时间就过去看看你妈"我说"我姐她自己很忙,还要带孩子,她在另外一个村,离我家比较远"亦雄说"那你干脆把你母亲接到市区来吧"我建议说"她老人家也不习惯住市区,在农村呆惯了,再说我自己也没有房子"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问他"我妈让我今年必须得结婚,如果出了年还不结婚,要等到我父亲去逝三年以后才可以结婚,这是闽南的习俗" "那你有对象了吗?"我继续问他"没有,我还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我结婚了,她可以在老家照顾我妈,我就放心了"他想着说"亦雄,只要你心里有我,你结婚我没意见,我能理解你"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亦雄紧紧的拥抱着我,在我额头亲了一下。"那你说以后你结婚了,我怎么办?"我接着问他很久亦雄都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也没再继续问下去,我们都沉默了,只有两个人的手还紧紧握在一起。春天又快要过去了,我讨厌的夏天又要来了,这似乎在意味着什么……亦雄从我家搬出去了,他自己在外面租了个房子,偶尔过来我家吃饭,偶尔还经常跟我在一起,但是我感觉他比以前忙了,有时候几天都不能见到他。我也忙着乐团的排练,参加各地演出,有时候一个月都没回家,更不用说见到亦雄了,我想念他,但是他的短信息少了,电话少了,跟我聊天,话也少了……

(十三)"喂,亦雄,下午你能不能到厦门来接我?"上午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亦雄"杨宸,今天我抽不出时间去接你了,你自己坐快运回来吧"电话那头亦雄说"哦,那好吧,再见"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下午坐在回家的车上,我发了一条短信息给亦雄"亦雄,晚上能不能到我家吃饭"结果他一直没回复我的信息,我很失望。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在厨房亲手给我煲汤,吃饭的时候,我根本没有任何胃口,一直在想着亦雄。随便吃了一点东西,我就回到卧室去休息了。到了11点多的时候,亦雄到我家来了,他知道我在卧室,走了进来。"杨宸,不好意思!今天没去接你"他说"没事,你怎么这么晚啊"我问"陪领导去应酬,所以搞得这么晚"他接着说:"杨宸,一个多月没看见你了,你长胖了" "有吗?我怎么没发现"我说倒是一个多月没看见亦雄了,他神采奕奕,显得很精神,比以前更帅气了,我心里自己在想。"亦雄,晚上你就住在我家吧,别回去了"我跟他说"改天吧,改天再过来陪你"他说"亦雄,你变了,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我心平气和的问他"哪来的女朋友,没有"他说"有也没关系,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帮你参谋一下,我不会生气的"我继续说"真的没有,你别吓想了,早点睡觉吧,我回去了"他说完这句话,还没等我再问他,他就走了。我很失落,我以为他会拥抱我一会,但是他没有,更不用说吻我。我们之间变得陌生了,爱情如果停留该多好啊,但是你越想去抓住它,爱情会离你越来越远,直到你看不见为止。两天过去了,亦雄没有给我一个电话,哪怕是一个短信息也没有,而我对他的思念却如此的强烈。我一直告诉自己他可能工作太忙了,回到宿舍马上就睡觉了,所以没给我打电话。第二天晚上,我第一次来到他租的房子,我敲了他房间的门,他出来开门了"杨宸,你怎么来了"他说"你上次告诉我地址,我记住了,今天过来看一下" "你这里环境挺好的,一个月租了多少钱?"我看了看他的房间接着说"500元,有两个房间,还可以自己做饭"他说"你还拉了宽带啊,你晚上肯定都不睡觉,打游戏吧"我看了电脑说"没有,有时间才玩一小会" "杨宸,你什么时候回厦门?"他问我"明天要回去乐团排练了,所以今晚过来看看你" 我回答说"是吗?,那你晚上就住这吧"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母亲在亦雄这里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我移动枕头,发现枕头底下有一盒避孕套,我心里非常不舒服。但是我没问亦雄。他洗完了澡,躺在我身边抱着我,表现得异常热情,我们接吻了。我摸着他的JJ,硬了。他推着我的头,示意让我给他口交,我为他做了。过了一会,他说话了"杨宸,我想弄你后面" "你行吗?"我说"试试……"进去的时候,我感觉特别疼痛,我受不了,拿了出来。他说再试试,然后他又轻轻的进入,这次好多了,我慢慢感觉有了快感,一阵激情之后,他射了,同样他把**留在我的身体里面。次日早晨我回家了,父亲告诉我说明天是妈妈的生日,让我在家多呆一天,我给单位打电话说了一声。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对母亲说:"妈,我去找亦雄,随便告诉他明天你过生日请他吃饭" "好啊,你早点回来,别住在他那边"母亲吩咐说"我知道,去一会就回来"说完,我就乘出租车去亦雄家了到了亦雄家,我敲很久的门,没有反应,我打了他的手机,没接,然后我就听到他的手机在屋里响着。我断定亦雄在家里,是不是睡着了,没听到,我在想。我又使劲的敲门,希望他可以听到。但是没有。过了一会,房间的灯亮了,亦雄穿着睡衣出来开门说:"你不是去厦门了吗?,我在睡觉,明天再过来找我吧"他说话的时候口气很不正常"我妈明天生日,所以我后天走,你让我进屋啊"他一直把门按住,不让我进去。"不要进来了,我要睡觉了,你回去吧"他眼睛没敢看着我,然后说"我就是要进去,是不是你房间里面有人?"我问,我开始感觉他屋里肯定有人,我脾气来了"没人"他边说,边把我往外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让我进去"我跟他大声喊着,他一直用身体挡住我,不让我进。"你给我滚出去"我第一次听到亦雄对我那么大声喊着,然后他把我推倒在地,我爬了起来,他又用腿把我踢倒。我看见他房间走出来一个女人,我看得很清楚她是我的同学杨欣,她也同样穿着睡衣。李亦雄把我按倒在地,掐着我的脖子,我抓着他的头发不放,他掐得我喘不过气,我知道如果再掐久一点,我肯定可以死去,我没有让他放手,我闭着眼睛,结果他松手了……站在一旁的杨欣不知所措,一直喊着:"别打了,你们干什么,别打了"李亦雄,把我脖子上的项链扯断了,掉在地上,然后又用手把我从楼梯口往下推,我滚了下去,他看见我摔下去了,从楼梯跑了下来,我躺在地上,我知道我受伤了,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他打了我,我不敢相信是他对我动手的,我躺在那里不动了。"杨宸,你没事吧,我……"李亦雄带着哭腔要把我扶起来说我没有说话,然后自己爬了起来,我不想让他碰我。杨欣站在上面的楼梯口,一直在看着我们。她不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李亦雄把我拉到走廊,在走廊里给我整理凌乱的衣服,我依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哭。他跑到楼上把扯断的项链拿下来交给我,然后说:"你先拿着,明天我帮你拿去修" "我手机坏了"我说了一句。他拿起我的手机看了一眼,没说话。然后他坐在走廊的台阶上抽起了烟,我靠在圆柱上,眼睛是闭着的,我不敢睁开,我知道我的双手一直在颤抖,我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

(十四)那个晚上,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家的,李亦雄抓住我的手,要开车送我回家,我没有让他送。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一直跟在我后面,他从后面抱着我的身体,我用尽全部的力量挣脱他,我不想让他碰我,我一句话也不说,如同行尸走肉,甚至连灵魂都不存在了。他一直在跟我说话,我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不想听,更不会回答他的话。回到家,母亲问我脖子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回答。我就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两天三夜,我知道他来找过我,但被我母亲赶出家门了,母亲不清楚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是李亦雄动手打了我,我想母亲是不会原谅他的。我的胳膊摔伤了,腿也刮伤了,但是我坚持不去医院,母亲拿我没办法"杨宸,你们是为了什么事情打架的?"母亲问"没什么事,你别管了好不好?"我很不耐烦的说"那我去报警了,我看他李亦雄有多厉害,这个忘恩负义的人,我算是看明白了"母亲说"你别搞这些事情了行不行,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你不能管。" "儿子,你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你要为我想想,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母亲哭了"妈,我没什么事,不就一点皮外伤,很快就会好了"我还是安慰母亲说这两天的时间,我一直没怎么睡,睡不着,我知道我还是想着李亦雄,非但没有恨他,反而更渴望得到他,我想我爱得太深了。我想我应该和他好好谈谈。半夜我坐了起来根本睡不着,我想了很久,终于拨了李亦雄的手机。"喂,杨宸,对不起!"电话通了,他先开口说"亦雄,我想跟你聊聊,我已经想了三天了,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事情发生了,说"对不起"三个字是毫无意义的。" "我也想跟你解释,但是你一直不给我机会解释"他说"你想解释什么?,其实你不应该瞒着我,你为了一个女人,对我这样,你是不是李亦雄,我真的有点怀疑,曾经的李亦雄不是这样的,他是一个有感情的人,他不会对一个如同亲兄弟,甚至恋人关系的人动手"我一口气把话说完"其实我和杨欣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开始确立男女关系的,我本来想告诉你,但是又怕伤害你,所以……" "你已经伤害我了,我不是一个不讲道理,感情自私的人,我说过你可以结婚,我们一样还是好朋友" "杨宸,我错了,你能够原谅我吗?我们说过做一辈子的兄弟,你忘记了吗?"电话那头他激动得哭了。我沉默无语,我想原谅他,然后跟他合好如初,但是我不能那样做。"亦雄,你不能哭,你是个男人,男人不能在男人面前哭,出车祸的时候,我看见你哭了,那时候我很感动,后来你父亲去世了,我又看见你哭了,那时候我爱上你了。今天你哭了,也许我要离开你了,对不起!" "杨宸,我不想失去你"我知道他在痛哭"亦雄,别说了,我祝福你,杨欣是个好女孩,好好爱她吧"我最后说"杨宸,我想见你,可以吗?" "你见不到我,我现在也不想见你"我说"杨宸,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我原谅你了又怎么样,难道我原谅你了,你就马上和她分手吗?难道你一辈子不结婚吗?" "算了,亦雄,你不要再想了,一段时间以后,也许你就会忘记我的"我继续说"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电话那头他喃喃自语天空是蓝色的,可我的心情是灰色的,我嫉妒天的蓝,嫉妒阳光,嫉妒一切笑容。我知道失去的痛苦,比死还难受,我默默承受着痛苦,任凭思念,想念,爱恋浮现在脑海里。吻过了,拥抱过了,为什么还可以牢牢去记住,为什么不能是忘记,我依然那么强烈想着他的一切一切,他不属于我,我不止一次这样告诉自己,他只属于女人,可我还是爱他。从来不懂用酒来麻醉自己,这次我终于学会了酒可以让我暂时一秒钟忘记他,但是下一秒还是他的影子,酒还是不能磨灭我的痛苦,我讨厌喝酒。失恋原来是那么狼狈,我发现自己变得那么丑陋,原来的杨宸不是这副模样,他健康充满活力,开朗帅气,他从来不懂痛苦是什么滋味,他太天真,太专一。我开始渴望工作,渴望演出,渴望音乐,我想也许那样可以减轻我对他的思念。但是没有,我一拉琴,就想起他,一听到悲伤的音乐我就默默的流泪,我想我只有死才可以忘记他,让痛苦停止,我突然想到了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选择自杀。

(十五)每到夜晚看着窗外的星空如此灿烂,我忽然发现还有那么一点点留恋人生,我整夜睡不着,因为我还是想念他,真的很想他。我终于还是没有死的勇气,我想我还是害怕死亡的。我想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两个月过去了,再过十来天,就要过年了,我回到泉州,是母亲的司机到机场接我的,我第一次认真看了他一眼,他个子不高,最多就一米六八左右,腰间挂着许多钥匙和亦雄一样。他长得也不算难看,瘦瘦的,小眼睛,我再注意一下他握方向盘的手,他的手没有亦雄好看。一路上我重复听着张敬轩的,他没有打扰我,我问他这首歌好听吗?他点了点头,知道谁唱的吗?他摇摇头。静静地陪你走了好远好远连眼睛红了都没有发现听着你说你现在的改变看着我依然最爱你的笑脸连这条旧路依然没有改变以往的每次路过都是晴天想起我们有过的从前泪水就一点一点开始蔓延我转过我的脸 不让你看见深藏的暗涌已经越来越明显过完了今天 就不要再见面我害怕每天醒来想你好几遍我吻过你的脸 你双手曾在我的双肩感觉有那么甜 我那么依恋每当我闭上眼 我总是可以看见失信的诺言全部都会实现我吻过你的脸 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我还是祝福你过得好一点短开的感情线 我不要做断点只想在睡前 再听见你的 蜜语甜言听着听着,看见高速公路一旁的石头房子,知道快要到家了,我想起亦雄家的房子也是用石头盖的,有两层,我喜欢那样的石头楼房,我流泪了,没让司机发现。回到家,母亲还没下班,我躺在卧室很快睡着了,迷糊中我似乎听到保姆在和一个男的说话,我不敢确定那个人是亦雄。我起床走到客厅,保姆刚送走了那个人。我问她:"阿姨,是谁来我家?" "是亦雄,他拿了请帖过来,他要结婚了,你看看"保姆笑着对我说,然后把请帖递给我我翻开看了李亦雄 陈秀珠 宴请时间: 2003年1月18日。农历12月16日。星期六晚上八点 地点:本宅我以为他的新娘会是我的同学杨欣,但却是一个我并不熟悉的名字。我迅速跑到阳台,我看到了亦雄再熟悉不过的步伐和他的身影,我知道是他,我没有喊他。他很快钻进了车里,很快启动了车子,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恨自己为什么不叫他,他一定可以听到。星期五晚上,我去了一趟亦雄同学胖子的家,他看到我很意外,然后说:"杨宸,好久没看见你了,是不是经常去国外演出?" "是啊,我今天过来是想……"我话还没说"亦雄明天要结婚了,你知道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参加他的婚礼,怎么样?"他说"不了,你把这个东西交给亦雄,就说是我送他的结婚礼物,我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没时间去参加他的婚礼"我把一个红色的盒子交给胖子。"对了,胖子,亦雄娶的老婆是哪里人呢?"我继续问"是他们隔壁村的一个女孩,听说挺秀气的,是媒婆介绍的,这门婚事也就上个星期才定的"胖子说我没有再说什么,然后回家了……红色的盒子,装着一条我戴了许多年的玉佩,玉佩代表平安。我希望亦雄可以平安过完一生。第2天中午,我看见了亦雄出现在我眼前,我终于再次看见让我朝思暮想的亦雄,我看见他穿着黑色的西服,打着蓝颜色的领带,胸前挂着一朵新郎的胸花。我多么希望他是来迎娶我的,可惜我不是女人,我是个男人,男人和男人只有做兄弟的份。我看着他强忍不让泪水掉下来,然后对他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看着我欲言又止,脸上充满渴望与无奈,我走到他面前,身体离得很近很近,脸几乎是贴着的,我们没有拥抱,我帮他整理戴歪的领带,他默默看着我,没有一言半语。"去吧,亦雄,我今天就不去参加你的婚礼了,我怕我在那种场合,我会哭,所以不能去,希望你理解"我开口对他说话了"杨宸,做我的亲弟弟吧"他话刚说完,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不听使唤涌了出来"恩,亦雄,我祝福你,我将至少两年时间不会再跟你见面,请你原谅,因为我要忘记你,等到我完全可以把你当大哥的时候,我再去找你好吗?"我哭着说这是我已经想了几个月的决择,我只有放弃,哪怕需要时间去忘记,虽然我是那么深爱着亦雄,但是爱不能自私,爱是需要牺牲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只限100字)